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庫 -> 學者文選
高質量發展,“生力軍”打好主動仗
時間:2019年09月04日    作者:張燕生

 

來源:《光明日報》時間:2019年09月04日08版

 

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要“使長江經濟帶成為引領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生力軍”。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動能的轉換是發揮“生力軍”作用的重點和難點。長江經濟帶有哪些促進新舊動能轉換的綜合優勢,怎樣為新興産業創造條件,實現科技強、産業強、經濟強的連續躍升?光明智庫特邀三位專家深度解析。

1、把科研、人才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

光明智庫:當前,新動能正在深刻改變生産生活方式。請問長江經濟帶有哪些促進新舊動能轉換的綜合優勢?

徐長樂:長江經濟帶橫貫東中西三大自然經濟帶,具有承東啟西、接南濟北、通江達海的獨特區位優勢和深廣腹地空間,其上中下遊之間迥異的資源禀賦與緊密的“自然—社會—經濟”聯系,形成了流域經濟發展的整體性特征、上中下遊之間産業發展的互補性特征,為産業跨地區的優勢互補、分工協作、要素配置、動能接續和有序轉移提供了巨大的流動空間和騰挪腹地。

吳傳清:長江經濟帶集聚的人口和創造的地區生産總值均占全國40%以上,進出口總額約占全國40%,是我國經濟中心所在。如何把長江經濟帶得天獨厚的科研優勢、人才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直接影響長江經濟帶發展動能轉換和高質量發展成效。從産業優勢來看,長江經濟帶電子信息、裝備制造、紡織服裝等産業規模占全國比重超過50%,新型平闆顯示、集成電路、軌道交通裝備、船舶和海洋工程裝備、汽車、電子商務、生物醫藥、航空航天等産業已具備較強國際競争力。

張燕生:創新引領發展,促進新舊動能轉換的核心,是要從依靠要素投入增長支撐産出增長的傳統模式,轉向依靠要素生産率增長支撐産出增長的創新模式。其效果可以用研發投入、研發産出、研發對生産率增長的影響三個指标加以衡量。例如,以科技經費投入指标來衡量,可以把長江經濟帶分為三個不同的發展階段。

一是已進入創新驅動發展階段的省市。如采用國家有關部門公布的2017年數據,上海的研發強度達3.93%,研發經費支出為1205億元;江蘇的研發強度為2.63%,研發經費支出2260億元;浙江的研發強度為2.45%,研發經費支出1266億元。這些省市的研發強度都超過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平均2.4%的水平。照這個态勢繼續下去,科技資源投入産出效率将逐步提升,這些省市的增長動能将轉為實實在在的新動力源。

二是已經進入投資驅動發展階段的地區。如安徽的研發強度為2.09%,投入565億元;湖北的研發強度為1.97%,投入701億元;重慶的研發強度為1.88%,投入365億元;四川的研發強度為1.72%,投入638億元;湖南的研發強度為1.68%,投入569億元;江西的研發強度為1.28%,投入256億元。這六個省市仍處于投資驅動發展的不同階段,但其依托國内大市場的後發優勢已經開始顯現。2018年,除重慶外,其他五個省市的經濟增速都高于7.8%,明顯高于其他地區。

三是仍處于資源驅動發展階段的地區。如雲南的研發強度為0.96%,投入158億元;貴州的研發強度為0.71%,投入96億元。雲貴兩省雖然與上兩個闆塊省份有較大差距,然而同處西南地區的四川、重慶通過擴大開放實現經濟騰飛的實例,鼓勵着貴州千方百計擴大開放、推動全方位合作,搭乘大數據和生态驅動發展的快車,2018年經濟增速達到9.1%。雲南則搭乘旅遊和“一帶一路”驅動發展的快車,經濟發展質量得到了一定提升。

2、動能轉換要早調整、早主動才能早見效

光明智庫:在推動長江經濟帶動能轉換的過程中,怎樣打好主動仗,摒棄以投資和要素投入為主導的老路,為新動能發展創造條件、留出空間?

張燕生:長江經濟帶上中下遊新舊動能接續轉換,面對的都是同一道考題:是繼續走依靠增加投資和要素投入為主導的老路,還是轉向依靠科技創新、體制創新的新路?事實上,在沒有外部壓力的順境中,摒棄老路是一個很不容易做出的選擇。從實踐看,可以發現長江經濟帶三大闆塊不同地區實現動能轉換的時間、路徑和效果存在明顯差異。動能轉換的基本規律是早調整、早主動才能早見效,打響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的主動仗,阻力、代價和陣痛會相對較小,且容易取得成效。為此,要完善長江經濟帶上中下遊之間的合作機制,提高綜合統籌協調能力,解決好長江經濟帶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

吳傳清:創新引領産業高質量發展的重點是:發展壯大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節能環保、新材料、新能源等戰略性新興産業,優先發展現代物流、商務服務、科技服務、節能環保等生産性服務業,重點發展高技術服務業、科技服務業,積極培育發展先進産能,增加有效供給;改造提升鋼鐵、有色金屬、化工、紡織等傳統産業,積極穩妥騰退化解舊動能,破除無效供給。

徐長樂:長江經濟帶培育新動能、拓展新空間的根本動力是技術革命與科技創新。要充分認識世界産業變革和科技革命的發展趨勢,強化基礎性、原創性、颠覆性技術的研發投入和源頭技術儲備,切實加強對自主可控技術、重大共性技術和關鍵核心技術的跨地區、跨行業、跨部門聯合攻關;要大力發展以信息數據為核心生産要素的新産業,在智能制造、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互聯網金融等領域崛起一批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型企業,不斷提升高科技産業、戰略性新興産業的比重,促進我國産業邁向全球價值鍊中高端;要充分利用長江經濟帶産業發展基礎好、産業門類全、技術升級潛力大的優勢,加大利用信息技術改造傳統産業的力度,不斷提升全産業鍊、全價值鍊的效率與水平。

培育區域發展新動能的重要途徑還包括:充分發揮上海、南京、武漢、重慶等區域中心城市及省會城市在高端要素集聚、高端價值鍊塑造、高端商務服務功能培育、高端産業結構提升等方面的優勢和“增長極”效應;強化長三角、長江中遊、成渝以及黔中、滇中“三大兩小”城市群的整體功能與區域聯動,整合群内各地區資源,充分發揮城市群相對于單一城市所具有的整體競争功能、輻射帶動功能等優勢,提升綜合競争力;充分利用長江經濟帶、長三角區域一體化以及“一帶一路”交彙點建設等國家發展戰略疊加的政策優勢,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在本土企業與外資企業互補共生、内陸與沿海雙向開放、流域經濟與海洋經濟聯動發展的區域發展新格局中培育新動能、拓展新空間。

3、打通通道,從科技強到産業強、經濟強

光明智庫:長江經濟帶要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應在哪些方面發力?

徐長樂:在宏觀層面上,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緊抓上中下遊資源禀賦特征、經濟發展階段、主導産業類型、優勢特色産業的差異性和互補性;破解區域全要素流動和市場一體化發展的行政壁壘,營造公平、開放、便捷的營商環境和政策環境;促進全流域産業分工合作、優勢互補、協同發展、互利共赢。

在中觀層面上,緊密結合沿江11省市的優勢産業集群培育狀況,精準對标、分工協同,以跨省市、跨地區聯合建園、飛地經濟等創新發展模式為主要抓手;充分發揮下遊長三角地區優勢産業集群的引領示範帶動作用,加強下遊與上中遊地區在高端要素集聚、高端價值鍊塑造、高端産業結構提升等方面的合作。積極牽頭沿江其他省市聯合組建大型工業技術創新項目聯合體,重點對電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技術産業的重大共性技術、關鍵技術環節開展合作創新與聯合攻關。

在微觀層面上,充分發揮各行業龍頭骨幹企業的引領作用,促進其跨地區發展,推動區域企業聯盟、行業聯盟發展壯大;依托長江黃金水道,重點培育大型物流企業,延展企業價值鍊、供應鍊;布局以長江經濟帶為市場的企業網絡,鞏固并不斷壯大核心産品産前、産中、産後的分工合作與共同發展,形成更具全球競争力的企業網絡。

張燕生:建立長江經濟帶區域協調發展機制、推動高質量發展,需重點解決三個問題:

能力建設問題。當前,長江經濟帶動能轉換有三大短闆:科技創新能力有待提升,尤其是要加強一流大學和人才體系建設。制度建設問題,重點是推動放管服向法治化方向發展。跨境網絡建設問題,既包括在長江上中下遊城市群之間制定統一規則、标準、制度的“軟聯通”,也包括構建交通基礎設施、能源基礎設施、信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網絡體系“硬聯通”。

吳傳清: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戰略定位之一,是要建設成為引領全國轉型發展的創新驅動帶。其戰略意圖是:依托科技、教育、人才等創新資源優勢,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破除制約創新的體制機制障礙,激發創新活力和創造潛能,強化科技同經濟對接、創新成果同産業對接,打通從科技強到産業強、從産業強到經濟強的通道,使長江經濟帶成為引領全國轉型發展的創新驅動帶、高質量發展經濟帶。

4、讓市場、企業、政府、社會四位一體,形成合力

光明智庫:要持續增強長江經濟帶沿線居民獲得感、幸福感,還有哪些亟待解決的難題、如何破解?

張燕生:長江經濟帶實現高質量發展有一條重要經驗,就是市場、企業、政府、社會四位一體,形成合力,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其中,凡是市場能做的交給市場,遵循社會規律實現包容性發展;凡是企業能做的交給企業,真正尊重企業的财産權、知識産權和自主決策收益權;凡是政府應當做的交給政府,更好發揮政府提供公共産品和公共服務的作用;凡是社會應當做的交給社會,建設社會自律、社會有序、社會擔當的社會治理體系。如此,四位一體、相輔相成,就會形成推動經濟全面繁榮、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的局面。

吳傳清: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方面,要加強對“長江病”的研判與治理,科學評估長江經濟帶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建立健全長江經濟帶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監測預警機制及保障制度;建立健全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适應的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圍繞長江經濟帶生态優先、綠色發展新路,科學評價其生态産品價值,建立健全生态産品價值實現路徑與機制、探索生态補償機制以及生态文明先行示範區建設體制機制。

徐長樂:在改善民生、增進人民福祉方面,要加大上海與貴州遵義,四川都江堰和雲南文山、紅河、思茅、迪慶四州以及三峽庫區,江蘇與四川綿竹,浙江與四川涼山、阿壩等地的對口支援、扶貧幫困力度。同時,依托“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示範區”規劃,全面開展異地養老、異地醫療、異地宜居等方面的同城化和公共服務均等化工作,探索可推廣的樣本經驗;大力推廣電子商務、線上線下購物等新型消費模式和鄉村建設模式,依托沿江豐富旅遊資源,恢複水上客運定期航線業務,助力旅遊消費和綠色消費升級。

 

浏覽次數:2343